位置:首页 > 物流运输 >

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辩证思想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3 12

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辩证思想


  总书记关于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辩证关系的思考,指明了实现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发展二者共赢发展的根本出路,可以说是生态文明思想的关键枢纽

  生态文明思想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对我国生态环境治理经验教训的系统总结,也是我国未来推进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根本遵循。

  生态文明思想博大精深、内容丰富,着眼于当前我国生态环境保护、经济发展方式和产业结构现状的思考。其中,关于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辩证关系的思考是十分重要的内容。这些思考集中体现在总书记在不同阶段提出的“两条鱼”重要论述、“两座山”重要论述、“两只鸟”重要论述中。

  一、“两条鱼”重要论述:“经济发展不应竭泽而渔”“生态环境保护不应缘木求鱼”

  在总书记看来,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,归根到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。从历史进程来看,生态环境问题是近代工业革命以来的产物,当前世界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是由近代以来大规模的工业化、城镇化导致的。因此,经济发展是原因和本质,生态环境问题是结果和现象,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问题之间体现了原因与结果、本质与现象的辩证关系。正是基于这种考虑,2013年总书记在海南省考察工作时提出,经济发展不应是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竭泽而渔,生态环境保护也不应是舍弃经济发展的缘木求鱼,而是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、在保护中发展。

  经济发展不应竭泽而渔。这就是说,经济发展要充分考虑到生态资源环境的承载力底线,人类产业活动要在这个承载力之内而不是在这个承载力之外来进行。为什么要坚持这个底线?这是因为“生态承载能力”是有限的,而经济发展冲动是无限的,“有限”无法支持“无限”,只有节制性的发展才可以持续性发展。唐代诗人白居易说过:“天育物有时,地生财有限,而人之欲无极。以有时有限奉无极之欲,而法制不生其间,则必物暴殄而财乏用矣。”

  就我国发展现实情况来说,我国工业化、现代化、城镇化起步较晚,过去生态环境和资源能源空间又相对较大,为了实现“后发赶超”,放开手脚大发展、大开发,不太注重资源节约、环境成本。但是经过多年快速发展,我国经济发展已经具备相当大的规模总量,一些地方的生态资源环境能力也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,再也无法维持高速度、粗放型发展模式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充分考虑生态环境容量,走可持续发展道路,实现当代人与后代人发展的代际公平,不能剥夺后代人发展的权利。

  生态环境保护不应缘木求鱼。这就是说,不能脱离经济发展搞生态环境保护,后者也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和技术基础的。没有经济发展作支持,生态环境保护既没有资金基础也没有技术支持。这也就是“环境库兹涅兹曲线”为什么呈现出“倒U型”的原因:生态环境问题随着经济发展开始逐渐变得严重,但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又开始逐渐改善。因此,总书记强调的生态环境保护是积极的、主动的保护,而不是“唯环保主义”“唯生态主义”那样消极的、被动的保护。后者在本质上把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消极地对立起来,只是被动地对经济发展的后果进行修修补补,这只不过是“唯GDP主义”消极的反面,而不是对其真正克服和实质超越。

  二、“两座山”重要论述: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

  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贯彻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的发展理念,加快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、产业结构、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,给自然生态留下休养生息的时间和空间。”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。

  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“无工不富”思想观念很流行。一些地区把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消极地对立起来,把生态环境当作累赘和包袱,宁要金山银山不要绿水青山,甚至用绿水青山去换金山银山,通过破坏生态环境的方式换取经济一时发展。再到后来,人们开始认识到生态环境重要性,开始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,但往往还是无法很好地将二者统一起来,结果还是顾此失彼、陷入矛盾,还是把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当作“两件事”“两张皮”。

  然而,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在本质上、内在上并不是矛盾的而是高度统一的。而且,从内在上讲,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自然优势可以转化为经济优势,自然价值可以转化为经济价值,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,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。2005年,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去安吉县视察时,提出了著名的“两山论”: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后来,他在多个场合又多次论述了这个理论。除此之外,他还针对不同地区比如我国的东北地区和西藏地区,提出了“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”的论断。其实,这里的“绿水青山”“冰天雪地”是个抽象的说法,实际是指具有一定自然特点的生态环境、气候特点。这里的“金山银山”是指经济价值、“真金白银”。